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采撷 >

大孝堡清代举人李元晋家史传记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6-12-19 09:50

        晋:(1862—1934)字体乾,大孝堡李氏二俸十七世,北洋政府众议员,民国政府京议员。清末丁酉科(1898年)拨贡联捷举人,国事商切会山西省代表。
        其先祖十二世李建纬、十三世李愈、十四世李蓝田,皆为例赠文林郎,十五世李清荣为增贡生,其伯父李映溪为同治三年甲子科举人,前保德州学正,同知衔,分发四川尽先补用知县,生有一子名曰魁晋。其父李映湘官诰奉政大夫,授候补清军府,生有一子,名曰元晋。元晋生有六子:长君李丕绩,次君李丕基,三君李丕瑶,四君李丕钦,五君李丕坊,六君李丕淦。长君李丕绩,字子嘉。山西省政府议员,华兴公司总经理,百逢源股东。
        元晋少年顽皮,19岁丧父,考中拔贡。母告大伯映溪,大伯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拔贡有何。”元晋于门外闻之,顿足而去。发愤读书,36岁终成举人,曾以“伯侄举人,父子议员”而享誉一方。
        经过几代人的积累,到李元晋时,其家已成农工商、金融并举的孝邑首户财主。农业设南北两场,有粮田900多亩。北场称《崇正堂》,南场名《斐文堂》。北场祖属晋门,南场原属其伯父映溪家产。映溪子魁晋早亡,由映溪主持承嗣元晋次子丕基。不料丕基也早亡,又承嗣元晋三子丕瑶顶门。三子无子,又承嗣元晋长孙锦芬,实则元晋一枝独秀。元晋家有长工四十多人,大车十五六辆,轿年三四辆,骡马四十多头,农忙季节还雇有“打忙”工和找夏工多人。此外还有羊群、奶牛、磨坊、猪舍等。元晋之粮田均位于孝河平原灌区入口处,农作物受益独厚。李元晋的工商典当业,广布县境集镇之要冲。在本村有《崇诚永》,经营药房、盐酒百货和酿酒坊。在县城北街有专营布匹的《崇发厚》、专营典当业的《丰庆当》,在县城南关有专营金融兼营业什货的《崇庆祥》;在长兴村有专营典当业的《降庆当》;在万户堡有专营典当业的《义兴当》;在胡家窑有专营什货的《志诚干》;此外还入股于《百逢源》和《振华银号》,由于其资金雄厚,政从当局,长期主持县邑商会事宜,成为县政决策人之一。
        李元晋以北洋军阀期间的众议员的身份久居天津,与居日租界的太谷商人张成统来往甚密。民国八年,经张牵线同日本“三菱公司”达成成立“华兴煤炭公司”,合资开采贤者村煤炭资源的协议。李元晋畏避社会“卖国”指责,暗通山西省省长赵戴文,阻止合资项目在省府备案。“华兴煤炭公司”在李、日双方撺凑中解散。在元晋开矿期间,村人于煤矿就业者众多,有帐房先生,信息联络,后勤事务,锅炉司工等。因之定居贤者村之族人现今还有。
        光绪33—34年,应知县谢公邀议重建中阳楼事。历时数载,时经光绪、宣统、民国,费烦款绌,或阻与人事,或辍于天时,工程三起三顿,前有尚锦明、吴廷荣,后有姚重晖、任俊儒,而李元晋,始终其事,并开拓永安市场,全功克奏。于民国元年(壬子)有中阳楼并永安市场碑记为证。县民送一匾上书“急公好义”四个金字。民国五年端阳,中阳楼立石记事,李元晋亲提匾额“中和位育”。
        他还热心地方公益,除参于整修中阳楼外,光绪二十六年孝义大旱,民不聊生,其开仓放粮赈灾,县中父老为之赠一牌匾,上书“克济时艰”四个金字。
        民国八年(1919年)孝邑受旱,发生县民抢官粮事件。他不辞劳苦亲往太原面谒阎锡山申述苦情,县民才幸免惨祸。事后民众三送匾额,上书“保障桑梓”四个金字。
        “急公好义”“克济时艰”“保障桑梓”三块牌匾就挂在他西院临街墙上。
        民国十年,届七月二十三日之会期,李公元晋因去京开会,将会期之事托付商会同仁詹佑、武作相管理。以往会期外埠客商租赁房舍至会期结束后方征费,而这次詹佑与武待外埠客商一到即收费。外埠客商对此不满欲走,而詹佑与武唆使城关名叫武果元者,率众哄抢粮商之粮。而粮商之兄弟时为中阳县县长,将抢粮事告至省府。李公元晋闻讯出面从中调停使之不了了之。事后武果元亲临李宅一步一头叩谢相救之恩。乡里有难求之必帮,杨家圪垛、曹村李氏,皆受其庇护得以安居。
        民国初年于大孝堡与长兴、文明合办高级小学一所,由学董管理。大孝堡为李赢洲,长兴为侯延桂,文明是张子诚。民国二年在东门外凿井二孔,解村民饮水之忧。族人勒石以记之。
        李元晋思想开明。共产党游击队来到大孝堡,李元晋主动献出六五步枪十几支,受到共产党领导的表扬。晚年,在乡里业余行医,有求必应,诊费不取分毫,谢绝任何招待,每日早晨沿村巡诊,把处方留于私塾,由患者家属到崇诚永抓药,药费一年一结,年底付不起,则消账。其它日用品三年一兑帐、付不起也消帐,从不逼账。村人甚是感激。
        李元晋财势雄厚,经几代人的建设,在大孝堡中街“明清一条街”上有近半宅院,房屋近百间。老东院、新东院、西院连成一片,幽深古朴,错落有致,院院相通。路西崇诚永商号乃村民生活的中心。路北北院基址高筑,规模宏大,为仿西洋新式建筑群,主楼为二层(二层现已拆除),整个院落屋顶相通,攻防兼备。因建北院于村西北打井建砖窑以供砖瓦,于东门外排水坑取土夯地基,始有现东门水坑之渊。耗巨资历时二年有余告竣。李府建宅从不强取豪夺,与四邻或买或换,如遇坚辞者,随其自然,才有新东院、北院建成半个院,并非财力不足,实诚信不欺也。
        旧时浇地,村人于孝河拦河筑坝,围村筑堰,洪水漫灌,洪水常危及旧城。县衙有令,距城不足五里不得在孝河筑坝。大孝堡正处于五里稍差之地。为争得头份水利的权益,李元晋出主意,带领村人于村西南隅沿孝河开挖一条河道,让孝河环绕而行则五里足也。村人择良时吉日,举全村人力开河渠,筑路渠,既防洪又灌溉。因河水绕行村西南隅始成台湾岛状,村人谓之台湾地。李元晋家坟地正卜于此,人丁兴旺,家运昌达或天意或人为使然也。今台湾地为全村公坟,民富村强或赖天地之造化,人之勤免之功乎!
        李元晋1934年72岁病逝,殡葬仪式豪华肃穆,排场讲究,三棺殡葬,僧众超度,臣商路祭,入坟地已日落西山,半夜子时下葬。惟恐有人盗慕,至今也不知其坟墓之所在。因其出殡过于彰显,当年秋天有一群土匪荷枪实弹抢劫李宅。村人于房顶埋伏血战群匪,使之狼狈逃窜。虽有村人刘景福身亡,李家给予厚葬,遗孀子给以厚恤。只因李公处事厚道,为人善良,爱国惜民,虽已驾鹤西游,府上遇匪,村人必奋勇相救,实乃孝河之魂也。
        附:李元晋挽联
        通常人超常心堪为后嗣师表
        平凡事非凡业永励子孙上进
        哭断肠诉不尽父育儿恩重
        流干泪表不完子敬父情深
        群山披素玉梅含孝意
        诸水悲鸣杨柳动伤情福寿全归音容宛在
        齿德兼隆名望常昭
        人间未遂青云志
        天上先成白玉楼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75633 位访客
版权所属:青岛市家史传记研究会 鲁ICP备09032976号 技术支持: 《老年生活报》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