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写人生 >

《折扇》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6-12-12 19:52

在湖南江永上江圩山村里,世代流传着一种口传心授的文字——女书字,她纤细瘦长,为女人所独创、独享。与女书字相关而形成了完整的女书文化。女书不仅是女性苦难岁月中*温柔的慰藉,同时也深刻地影响了当地婚丧嫁娶、宗教祭祀和男女老幼的日常生活。
《折扇——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以非虚构的方式,以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何艳新老人为视角,走进女书文化,触摸与女书相关的每一个物件,回忆女书种种与泪与爱相关的动情细节,叙写女书所涉及到的建筑、女书字、女书歌、《三朝书》、《结交书》、老庚、庙宇、女红等等。一位位浓情于姊妹情谊的君子女,一位位日常女子,在重压之下,女书的彩虹,让天空、大地动容,温暖每一颗孤寂的流星。
【作者简介】
唐朝晖,湖南湘乡人,现居北京。中国作协会员,原《青年文学》杂志执行主编。出版有《通灵者》《梦语者》《一个人的工厂》《镜像的衍生》《勾引与抗拒》等图书。作品发表于《十月》《天涯》《大家》《花城》《北京文学》《山花》《青年文学》《文艺报》《文学报》等报刊。作品《一个人的工厂》上榜“当代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最佳散文集奖”、进入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二十部备选作品;作品入选《百年中国经典散文》《21世纪中国最佳散文》等数十本选集。
【名家推荐】
唐朝晖用诗意散文的笔法来写非虚构,在女书氛围里,他是位热烈的旁观者,也是位专注的雕刻家。他笔下的女书人物,简约如中国画,浓淡有致,细腻有趣,她们牵手相依,温暖人心。
——李敬泽
唐朝晖的耐心和毅力,使他幸运地捕捉到了民间文化的神秘律动。他带你领略女书文化的每一处细节。真诚和善意是文学作品中的金子,作者与其书写对象同时具备了这种品质。《折扇: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把女书交还给时间和自然,在砖石草木,在女性命运中寻找女书的一笔一画。写女书,写的是历史;为女书立传,即是为女人立传。
——阎连科
【精彩文摘】
从城市里,离开,置身于另一种社会生态,看见遥远的身影,与阳光一起,照着窗玻璃,影子打碎在地上,老人说:我不会让外婆教给我的“记忆”失传。
不久之前,或者更久,你行走在青藏高原,涉过高地湍急的河流,一个人把车,开上珠峰大本营,站在被剖开的山顶,人类翻出大地的内脏给你看,雪水彻夜不眠地急急地流过遭到毁灭性打击的山体,它们日夜与自己挥泪告别,匆匆逃离自己的家园——那座温暖的雪山。
之前,你去了终南山,在没有信号、没有电的茅棚里,你与一位出家人,三两位修行者住在一起。
后来,你带着空虚的身体,随一条船在河流上漂,经湘水、资江、沅江、澧水、汨罗江、洞庭湖、长江一小段,几十天时间,你与三位水手生活在一条船上。
后来,你带着两个孩子,住在湘西花垣县板栗村——一个古老的苗族村寨,有着巨石围墙。每天看清晨的阳光打在禾苗的露珠上,看村民背着一大捆木柴走在夕阳回家的路上。
……
再后来,在群岭之间,在古老的自然村落里,你走近一条小溪,那里植物低垂,草丛间、树林里、石头下,花朵簇拥。村子里,她们信奉的一个梦,于心灵深处,一条路,被时刻清扫,点亮在夜晚的天空下,影子照在现实的土地上。仔细倾听,她们说出:一个又一个,动情的梦。
女书,一个美丽的梦,一条婉转、风流的河,暗暗地流落在树林最底部,随根流浪在大地深处。
低声部的乐色丛林里,她们低吟,美妙的叹息,笼罩在月色中,明亮的星空。
第一次见面,事理就明朗清晰地照亮了那个下午。选择她直率、阳光、忧伤的性格。女书文化的字、音、形、意、气诸多根本,都在她身心里开花、弥漫,她无障碍地把物质的、精神的女书文化,用字写下来,用音唱出来,山川河流、日月星空,都是女书。大地、行云是女书,掉在地上的树枝,开在枝头的花,落在地上的种子,都是女书。
她把昨天的女书民间社会生态,完完整整地带到现在——给你看。
她叫何艳新,一位健在的老人,中国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
下面所有的事情,都真真切切地发生在南方群岭中,她们的村落里。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75633 位访客
版权所属:青岛市家史传记研究会 鲁ICP备09032976号 技术支持: 《老年生活报》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