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传编纂 >

不辜负一本好书,就要把封面做得漂亮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6-12-09 10:07

不辜负一本好书,就要把封面做得漂亮
2016-10-19 10:44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开本和篇幅是书的身材,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封皮是书的衣裳,或明或暗,或素或艳。
  对书的身材和衣裳的选择和取舍,是将一本书从形式上扮美扮靓的关键,这不仅需要经验,而且需要审美,更需要对书的内容的了解到熟稔的地步。
  开本的选择——给书定身材
  一本书开本的大小,一般是由编辑根据工作经验来确定的。编辑会考虑图书内容所透露的气质、拟塑造的风格、同类书采用的一般开本、定价的控制以及阅读体验友好等各种因素。比如,就风格来说,具备文艺气质的书,不宜过大,以显得精巧雅致;就大小来讲,开本一般不要比同类书小,以免上架时“一入书海全不见“;就定价控制来说,32开比16开更容易控制定价;而如果是适合在地铁或空闲阅读的书,则要考虑开本比较便携,等等。
  尽管每本书具体要的考虑因素不同,但目前总体来讲,开本有越做越大的趋势。为什么呢?我也是经历过疑惑、困惑的。我曾以为“书架面前,书书平等“,只需要根据书本身的气质选择最合适的开本就好。但是,事实远非如此简单。看书店里的几层书架,我们目光平行,或者我们目光优先及处,基本都是大开本。如果这个时候编辑选择了一个精巧的小开本,陈列在书架里就会形成一种“一入书架深似海,从此读者是路人“的悲催感……所以,有时为了避免上架的劣势,也是不得不越做越大。
  开本不同的图书给人以不同的感受
  2014年去日本旅行时,行程中匆匆逛过几家书店,印象最深的是,整个书店里的书都是一样的开本,小小的,目测是国内64开大小的样子。这样上架反倒没有开本差异,忽然让我觉得细微的形式也具有文化的意义。
  编辑做久了,脑子里就会有一串串的数字(单位是mm),710×1000,880×1230,640×960等等,这是纸型;170×240,148×210,152×228,等等,这是书的成品尺寸。尽管都是些没什么规律的数字,但是还是能够张口就来。具体到哪种类型的书,一下就能反应用什么样的开本合适,就好像一个卖童装的售货员,说出小孩子的身高体重,就知道孩子要穿什么码的衣服。
  刚上手的编辑、有经验的编辑以及一般读者对开本的感觉是不同的。我刚刚工作时,给一位老师做一本学术专著,那时对开本毫无概念,就按照手头的一本教材的开本排了清样(成品尺寸170×228),同事姐姐看到说,你做学术书,怎么用这个开本,多傻啊!我当时很懵懂,也不明白自己傻在哪里。后来在她的点拨和建议下,把书换了一个稍微瘦长的开本(成品尺寸152×228),出来后,果然漂亮很多。在摸索中,我也逐渐明白了什么内容的书应搭配什么身材,哪种感觉更对路。
  当然这种对路也未必就是一个定不可疑的标准。比如说我最近在做的一本书,本来计划选择用一个学术著作常用的开本152×228,结果因为作者着急看样书,走短版印刷,排版时排版员疏忽将版心搞错了,不幸变成了170×240,而时间紧急,不得不改封面来将就,先给作者过目。同时,我给作者解释了这个错误,说正式出版,大批印刷时,开本会小一圈圈的,应该更加雅致一些。不料,作者说这个就很好,不用改。我担心这位作者不太了解出书的规则,更怕他因为信息不充分而决策失策,又特意提议把两个对照的开本发个图片给他看,同时把各自成品尺寸的具体数字发给他,请他亲自量一量,感受一下。但是作者非常爽快地说,“不用不用,这个就非常好,我真的是非常满意。千万不要改。“
  ……
  所以我把这叫做,美丽的错误。
  当然,从我的审美角度来看,那本书还是有点遗憾,因为开本大了一圈,导致厚度不够,这让经常侍弄书的人一眼看上去显得大而单薄。然而,审美这个事情就是比较个人化,作者费心尽力地写一本著作,他觉得“非常好“,便是非常好!
封面的设计——帮书穿衣服
  封面的设计者,是美术编辑。有些出版社有自己全职的美术编辑,有的则外包给社外的设计公司。在图书品种日渐繁多的当下,封面的作用不仅仅是最初的保护书心(印有图书内容的纸张),更多了招徕之意。这与人们穿着上达到保暖避寒之后,追求穿得漂亮,穿出魅力,是一个道理。
  在封面设计时,容易有一种“刻板印象“,即某种主题的图书,封面风格相对固定。在书店里,路过女性读物书架,我们会发现红粉一片,而经过悬疑小说书架,又转为暗黑一团。这种固化的思维定势呈现出的结果有两个方面:“安全”和“陈旧”。安全就是随此波逐此流,图书的整体效果不会让人觉得出格;陈旧则是没有新意,虽不出格,但也不出彩。单就封面看,这两种书放到书架上就像在大海里撒一把盐,多了不多,少了不少。
  曾经有篇广为传阅的文章《为什么所有写非洲的书封面都是他妈的一棵破树》,此文中Knopf的艺术副总监——一名才华横溢的封面设计师——彼得·门德尔桑德有段非常透彻的分析,总结起来有三方面:一是“个人和组织的懒惰”。图书设计师和绝大多数美国人一样,不愿去了解除了美国以外的世界。图书封面设计师们并不总会花时间用自己的理解去诠释书的内容,所以就更愿意沿用以前的老封面。二是市场营销部门想规避市场风险,这也是这种封面流行的原因。三是当手稿临近付梓,出版商往往抵挡不了现成封面设计的诱惑。他说:“如果这时候有人铤而走险采用不同的封面设计,如果书卖不出去,那绝对是那个没有在封面上放金合欢的家伙应该对此负责。”
  可见,如果编辑想在封面设计上另辟蹊径,在风格上有所创新,还想追求成书形式视觉上的个性化的话,首先需要与美编耐心沟通,引导他们对成书的期待,激发兴趣,让美编愿意深入了解这本书的内容,愿意为之付出心血。另外非常重要的是,需要让美术编辑打破原有的思维桎梏,追求创新,需要勇气,更需要才华。事先对美编(设计师)设计风格的考察和了解必不可少,毕竟创新是一种探险般的体验,好的结果是惊喜,弄巧成拙就是惊吓了。
  封面大部分都是由美编来设计的,也有一些作者喜欢“亲力亲为“。记得同事有本书,书名包含“煤炭“二字,作者说有个朋友听说他要出书,兴致特别高,承诺帮他做封面设计。后来发来的设计——整个页面上有一堆煤,真的一点儿不夸张,全部都是煤,黑黑的,大块的,上面用大白字儿写上了书名儿……后来,同事委婉地劝导作者,相信我们专业的美编更靠谱些。
  我也有遇到过一位作者,图书内容是警察主题的,作者发来几张图片,其实我一看已经有判断,用这样的图片,封面势必丑得不可设想,于是委婉地和他说:“老师,您这几张图片,感觉有点太写实,不然让我们美编设计一下其他方案,到时多个备选。“没料作者非常坚决,说:“不用,我喜欢。“我无奈地把图片转给美编,他也被雷得外焦里嫩的,说这不能听作者的,太丑了。结果我请美编按作者的风格做一个方案,再自主设计一个方案。后来,我先将美编自己设计的方案发给作者,作者非常满意,说:“我真的很惊喜!非常满意!请你帮我转告你们的设计,谢谢他!“我心里偷笑,您把自己的“我喜欢“忘了吧……
  此外,在封面设计方案与定稿过程中,因为审美的个性化,编辑意见、作者意见、美编意见,三种意见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各种排列组合的冲突,而其间,编辑要充当主导者和润滑剂的角色。
  编辑首先要清晰地描述期待,然后保持与作者和美编的耐心沟通,最后,真的要充分信任美编,要把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而一个人在被信任的情况下,往往能够做得更好。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75633 位访客
版权所属:青岛市家史传记研究会 鲁ICP备09032976号 技术支持: 《老年生活报》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