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传编纂 >

为《林则徐年谱长编》而感动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6-11-22 08:29

        当读到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上下两巨册的南开大学来新夏老教授著的《林则徐年谱长编》时,我心潮澎湃,感动无已。我的感动来自三个方面,一是谱主,二是著者,三是出版者。谱主林公,为国家为民族忍辱负冤,鞠躬尽瘁,反帝反侵略,积极主张革新,思想超前,影响深远。这些是大家都知道的,我就不说了。本文只说著者和出版者给我的感动。
我首先想到,今年6月新夏,就将迎来来老九十初度。如此高龄的来老,还在不断地奉献出新著,此次又是86万字巨著,这已足以令人惊讶钦佩了吧。但如果你知道了这部书实际上凝聚了半个世纪以来来老的心血,这部书曾经遇到过许许多多的灾祸和幸运,你的激动又将如何?
早在1965年,来老就写出了林公年谱的初稿。但尚未及修订投稿,就遇上丙午之乱,清稿竟遭丙丁之厄。幸运的是,草稿和一些笔记保存了下来。1970年代,来老下放农村劳动时,在耕余灯下仍然悄悄地做着修订。雨过天晴,到1980年终于完成定稿,翌年就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这是当时最详尽准确的《林则徐年谱》,字数35万,印数七千,很快售罄。但来老不满足于已有成绩,继续做着修订增补。上海人民出版社的编辑知道了,仅仅过了四年,他们又毅然出版了修订版新书。来老通过艰辛劳动,修订版不仅字数增加了10万,而且质量有很大的提高。
到1990年代中期,来老已经七十多岁了。但老骥伏枥,壮怀如昔,仍是继续留心收集新资料。又是十几年下来,日积月累,手头的年谱“秘本”上丹黄满溢,又有了数十万字的新内容。事为林公后人和林则徐基金会所知,感动之余便大力资助再版。来老不畏辛劳,精雕细琢,终于赶在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之前,由南开大学出版社推出了70万字的《林则徐年谱新编》!林公当年遗恨,自此彻底湔雪;来老则老泪纵横,摩挲《年谱新编》以祭林公!
现在我们看到的《林则徐年谱长编》,实际是第四次修订本。字数又增16万,质量当然更上一层楼。或问,来老几十年这样反复修订一部年谱,值得吗?我说,绝对值得!来老上对得起爱国先贤,下对得起自己良心,给后学提供方便,善莫大焉,功德无量!有些所谓“理论家”贬低史料学、文献学研究,蔑视考证实学,看不起年谱类著作,实际是他自己无知。有些单位评职称时,年谱甚至还不能算学术成果。当然,同是年谱,质量、水平的高低也是相差极大的。关于这些,关于撰著重要人物年谱的意义和撰著中的辛酸苦辣等,我本人就深有体会。因为自己也编著过《郑振铎年谱》,也做过多年修订。但比起来老来,我毕竟年轻,现在的环境也比来老当年好得多。因此,我不得不对来老佩服景仰!我从来老此一壮举中,更懂得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做学问!
修订名人年谱,可以说是一项没有止境的高雅无比的工作,有些资料又是可遇不可求的。举个例子来说,最近我偶读清人严锡康《餐花室诗稿》,便在卷首看到林则徐的一篇序,一查林谱长编,方知未经载入。又见该诗稿卷五有《己酉上元后二日少穆宫保师招同僚佐往城南万寿庵看山花作歌纪盛呈宫保兼示同人》,宫保即林公,严氏诗后更附有林诗原作。经查林谱长编,此诗来老已据《林则徐全集》载入,但文字颇有异同,可作校勘。有的字全集明显有误,如“墙头先霞半林殷”,霞字为“露”之误,“初疑日上棹桑丽”,棹字为“扶(榑)”之误等。可惜我来不及告诉来老在新书中补充修订了。
最后谈谈出版社方面给我的感动。其实,此前上海人民和南开大学出版社的功劳,我们也是不应忘记的。对这两个出版社的林公年谱的责编,我都有点了解。他们有眼力、有魄力,对来老的书一版再版,这与他们本身就是相当有水平的中国近代史研究者有关。例如,来老在《林则徐年谱新编》后记的最后,曾特地诚挚地感谢了那位女责编的夜以继日、不避溽暑的辛劳。(这里顺便一提,读者大概不知道多年后,来老不幸老年丧偶;再后来,那位女编审与来老喜结良缘。《年谱新编》无疑成就一种特殊的“佳缘”。)
至于这次出版《年谱长编》的上海交大出版社,我就更加佩服了。从来老写的序中可知,此次修订出版,是2008年春交大出版社的编辑主动去信邀稿的。现在,出版年谱类著作(不带任何条件)有多难,我深有体会。(因此,我对出版拙著《郑振铎年谱》的书目文献出版社、三晋出版社也深怀感激!)何况是先由其他出版社已经出版过三次的年谱。而且,这次出版所用的纸张等又是最好的。上海交大出版社出版的“晚清人物年谱长编系列”已推出多种(林公年谱即其一),又即将推出另一“民国人物年谱长编系列”。他们力求把这两大系列的年谱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他们真正注重学术,不怕做“赔本的买卖”,尤其欢迎优秀年谱的著者精心做出修订后由他们新版。因为他们懂得,真正的优秀学术书,都是经过多年反复修订磨炼而成的。例如,我的好友、南开大学张铁荣,也受到他们的主动邀请,对已经出版过修订本的《周作人年谱》加工成年谱长编,将由他们重新出版。我本人也受到了这样的邀请,只是我深知修订工作量之巨和出版社质量要求之高,还不敢轻易答应。但我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深深感动!“巍巍交大,百年书香”,这句话真的不只是该社的一句广告词啊!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75633 位访客
版权所属:青岛市家史传记研究会 鲁ICP备09032976号 技术支持: 《老年生活报》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