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志博览 >

万松书院:一个关乎“梁祝”的传说与传承

来源 《 博览群书 》( 2016年 作者:邵群 2017-04-20 09:34

        杭州的书院兴起于元代,明清达于鼎盛。尽管起步略迟于中原地区,但其教学水平与学术氛围一直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其中,最为著名的是万松书院(敷文书院)。历史上,它曾是浙江最高学府、孔氏南宗阵地、王学重镇、皇帝频频眷顾的著名书院,引领明清时期江浙书院教育的发展。
    【梁祝传说】
  在民间,万松书院又被称为梁祝书院。传说,这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三载共读的学府。求学期间,两人在学业上互相帮助,在生活上相互照应,结下了很深的情谊。山伯生性憨直,始终未察觉英台为女儿身,英台却早已芳心暗许。三年后,祝父催英台回家。英台以随身佩带的玉蝴蝶扇坠作为信物暗托师母做媒。最后,他们沿着长长的凤凰山古道作著名的送别——“十八相送”。途中,英台一次次借景喻情,向山伯暗示自己为女子,但山伯依然懵然不解,后经师母点破才恍然大悟。
  “梁祝”故事最早见于1400多年前南朝的《金镂子》,以后明代冯梦龙《古今小说·李秀卿义结黄贞女》入话、清代吴景樯《祝英台小传》等都有记述,但梁祝读书处各不相同。最早将“梁祝”故事与万松书院结上关系的是见著于明末清初寓居杭州的著名剧作家李渔所创作的笔记小说《同窗记》。李渔在他的作品中处处突现出鲜明的杭州地域特色,如梁祝分别从家乡(会稽、上虞)渡钱江在草桥门偶遇而义结金兰,在当时杭州最著名的书院——万松书院同窗共读。三年后,分别时,沿着长长的凤凰山古道送别。作者把固有的书院、山川、草桥、长亭等都编织在故事之中,增添了故事的说服力和渲染力。美丽的传说使肃穆的书院有了人情的温馨,著名的学府更使虚无的故事有了真实的背景,万松书院也因此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梁祝书院”。
    【万松书院的前身】
  万松岭,西起西湖南岸,东抵钱江北岸。长庆二年(822)至四年的某个夜晚,时任杭州刺史的大诗人白居易途经万松岭,写下七言律诗——《夜归》:
  半醉闲行湖岸东,马鞭敲镫辔珑璁。
  万株松树青山上,十里沙堤明月中。
  楼角渐移当路影,潮头欲过满江风。
  归来未放笙歌散,画戟门开蜡烛红。
  万松书院就位于这幽静秀美的万松岭上,面向云居山,背依凤凰山,左襟钱塘江,右带西子湖,且三面环山,西有留月崖、芙蓉岩、圭峰、石匣泉,奇石嶙峋,古藤虬结,泉水清洌,“极高明而最幽胜,左衿长江,右带巨湖,俯视万家,举在目前”,清丽静穆,得天独厚。书院的前身是座寺院,建于唐贞元年间(785—804),名报恩寺。嘉靖《仁和县志》:万松书院,在凤山门外南岭上。旧有报恩寺。徙入城内后,有蜀僧可恕循故址重建。明弘治十一年(1498),浙江右参政周公木以寺僧不检,乃废寺。因旧址取故材改建万松书院。明吴之鲸《武林梵志》:报恩寺,唐贞元间建,在万松岭西。内主要建筑有舞凤轩、万菊轩、浣云池、铜井。历史上,杭州曾有两位著名的地方行政长官——唐代刺史白居易和宋代太守苏东坡在杭任职期间,频频光顾报恩寺,他们在与寺僧煮酒、品茗、参禅之余留下了许多诗篇,被后人传为佳话。白居易《咏浣云池》诗曰:
  白云本无心,舒养长自洁。
  影落一鉴空,可浣不可涅。
  鸢飞鱼跃间,上下俱澄澈。
  此意难与言,览之自怡悦。
  苏东坡《题万菊轩》诗曰:
  一轩独为黄花设,富拟人间万石君。
  佳本尽从方外得,异香多在片中间。
  引泉北涧分清露,开径南山破白云。
  此意欲为知者道,陶翁犹是未离群。
  虽然白、苏二公之诗咏的是报恩寺,但是他们所咏之景至今尚存,是院中古迹,如此名贤题咏自当流芳千古。
    【明代万松书院的创办】
  明弘治十一年(1498),浙江右参政周木在原报恩寺的遗址上改建万松书院。创建初期,万松书院规模较大,主体建筑布局沿用官学“左庙右学”的形制。左边(即东面)近山处有孔子殿。孔子殿系原报恩寺建筑,修葺后做书院的祭祀场所。殿前有万松门,后有明道堂。西廊两侧各有斋室五间。
  其时,万松书院内部的组织机构相对简单,招收童生、监生两类生徒;聘用博学大儒为山长、品学兼优的贤士为教授;初步建立书院的学规和章程,学规采用南宋理学家朱熹的《白鹿洞书院揭示》;讲学内容为儒家《四书》等经史著述;学习提倡以个人专研为主,强调修身养性,修己达人;书院不鼓励生徒参加科举考试,但也不反对,这与官学只为应付科举的教学方式截然不同。书院虽由地方官员创办,但在教学和管理上还是有着很大的自主权。
  书院孔子殿中供奉着原南宋学宫的孔子像、四配像及十哲木主,由衢州南宗孔氏后裔主持祭祀。另外,地方官府还专门划拨原报恩寺山地170亩作为书院祭田,“以备祭仪”。经过创办初期的摸索和实践,万松书院逐渐成为江浙一带颇具影响力的知名书院。 
  明正德十六年(1521),侍御巡按唐凤仪等人主持了万松书院历史上第一次重大维修。在万松门东西两侧各增建石坊一座,左曰“德侔天地”,右曰“道贯古今”,并整修加固了书院原有的全部建筑,包括殿、庑、亭、轩等。两庑各增建廊房五间,使学生斋舍多达二十余间。重修后的万松书院灿然一新,“规制宏敞,视昔有加”,成为当时杭州最大的书院。竣工后,时任刑部尚书的洪钟撰《重修记》。
  明嘉靖四年(1525),侍御潘景哲奉命到浙江招收国子监生源。江浙一带人杰地灵,人才济济,潘侍御因名额有限,不能将所有的人才尽数录用而深感遗憾。为此,他主张新增万松书院楼居斋舍三十六楹,更多地招收省内外优秀学子。此外,他还建议添置祭田、完备器具。这项培育人才的举措得到提学佥事万汝信及藩、臬各部官员的一致赞同。于是,派知事严纲督工,知府陈力、推官陈篪共同主持重修书院的工程。工程历时三个月。王守仁应省城大吏之邀,撰《重修万松书院记》,大力提倡其“良知”“良能”之学,且以“明伦之外无学”警士。其时,王学如日中天,万松遂得与绍兴稽山并称为越中王门两大学术重镇。
  明嘉靖九年(1530),浙江左布政使顾璘与观察使汪珊、枢使李节同登万松书院西侧的石林,但见“群石蒙翳,埋汨标见而秀弗逞”,感觉辜负了自然的造化。因此,他们命人开山辟路,去除石障,披荆斩棘,整理周围环境,保留石林或蜿蜒或伟岸或奇异的风貌,更显林壑高逸。又集资建三亭:前山建振衣亭,顾璘书额;后山建卧萃亭,汪珊书额;山麓建寒椒亭,李节书额。顾璘撰《万松山始开石路作三亭记》。自此,石林成为书院一景,学者士子往往流连其间,留下大量的题咏石林的诗篇和二十几处摩崖题记。
  明嘉靖十七年(1538),吏部尚书许赞上言:“近来抚按两司及知府等官,多将朝廷学校废坏不修,别起书院,动费万金,征取各属师儒,赴院会讲。”许赞的进言获得了明世宗朱厚熜的认同,他立即下旨废毁所有官员创办的书院。明正德、嘉靖之际,王守仁四处讲学,其学术主张和思想体系日益完善并得到广泛传播。对此,明世宗十分不满,认为:“王守仁放言自肆,诋毁先儒,号召门徒,声附虚和,用诈任情,坏人心术,近年士子传习邪说,皆其倡导。”对于上述两项,当时的万松书院都有触犯:一、书院由地方官周木所创;二、嘉靖年间书院曾多次邀请王守仁至书院讲学,又深受“王学”影响,提出了以“明五伦”为教学宗旨,直接针对士人“驰骛于记诵词章”而“不复知有明伦之意”的时弊。书院于是被毁。
  时隔十六年后的嘉靖三十三年(1554),杭州知府孙孟在废墟中重建万松书院。
  明万历五年(1577),巡盐御史马应梦在毓秀阁北增建继道堂,翼以穷理、居敬两斋。明万历八年(1580),张居正请禁伪学,毁天下书院。幸而在徐阶的支持下,浙江巡按御史谢师启、提学佥事乔因阜以“万松书院祀先圣,不当概毁”为由,再三乞请,才未被拆毁,而改名为“先圣祠”,专祀孔子。
  嘉靖以后,明统治者更加注重思想控制,十分专制独裁,多次兴大狱,动辄开杀戒,儒士学者常被诛杀。从万历至天启的不到50年的时间内,就先后两次废毁天下书院。天启五年(1625),御史张讷等人秉承魏忠贤之意,上疏请废全国书院,又获明熹宗朱由校批准,天下书院尽遭废毁。崇祯初年,杭州灾害不断。特别是崇祯元年(1628)七月,“杭州大风拔木,海啸海溢,坏屋数万间,圮石坊十七座,漂没数万人”。如此的天灾人祸,再加上明末社会动荡,战乱连年,先圣祠(或称万松岭夫子庙)院舍尽遭毁坏。
  据《明史》记载,正德、嘉靖之际,学者们“聚讲会,立书院,相望于远近”。当时,讲学之风在各书院中盛行一时。万松书院也因深受访问学者王守仁“心学”理论的影响,在办学上重视“讲明义理”,主张学术争辩和交流;重视自学,提倡独立研讨,培养学生独立的治学能力;在德业上提倡相帮相扶,相推相引,“使之日进而高明光大”。
  书院课程设置较为简约,学生可以自由选课,“以充所善,养其所长”,充分发挥学生的特长和兴趣;反对以追求功名利禄为目的的学习,提倡“探性理之要,询治道之源”的求真务实的学风。至万历初年,统治阶级又重提程朱“居敬穷理”的思想理论,而将王守仁的理论斥为“伪学盗名”。明末,书院渐被政府控制。在科举制度的支配下,学生的学习目的只是为了通过参加科举考试,然后挣个官位,光宗耀祖罢了。
  明代统治者对于书院教育的政策经常变化,致使书院时兴时废。从嘉靖起,在朝廷的支持下,前后竟有多次废毁书院的举动。因此,自正德十六年(1521)至崇祯六年(1633)的百余年中,万松书院随着变幻莫测的政治风云,跌宕起伏,经历了它荣辱盛衰的变迁。
  【清代万松书院的昌盛】
  清初,统治者唯恐书院讲学活动会导致明朝遗民反清思想的高涨,故抑制书院教育的发展。顺治九年(1652)清廷颁谕:“不许别立书院,群聚结党。”因此,清初的前八十年中各地书院始终处于停滞状态。万松书院也仅在顺治年间复建了孔氏祠堂。
  康熙十年(1671),浙江巡抚范承谟重建万松书院,并改名为“太和书院”。由此开始,清朝统治者对书院教育由禁止转为提倡,万松书院因备受统治阶层的青睐,得以迅速发展,逐渐进入其近二百年的昌盛时期。
  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御赐“浙水敷文”额,由浙江巡抚徐元梦从京城奉回杭州,并勒石立碑,建亭纪念。康熙又赐御题七律一首,内有“我愿树人常似此,讲堂近接号敷文”,书院遂更名为“敷文书院”。书院在明道堂旧址上重建正谊堂,悬“浙水敷文”匾于中堂。第二年增建载道亭、存诚阁、表里洞然轩、玩心高明亭等。
  康熙三十一年(1692),浙江巡抚张鹏翮重修夫子殿,并撰《重修万松书院夫子殿》碑文。清雍正四年(1726),浙江总督李卫主持维修,将书院所有建筑都修缮一新,从外而内分别为“太和元气”石坊、戟门、正谊堂、魁星阁,左右为学斋,又有载道亭及观风偶憩亭。同时补植松、柏、桐、桂、梅、杏、桃、李等树木,使书院环境更加怡人。山谷怀抱,花木掩映,奇石环立,左江右湖,使文人墨客寄情山水,流连忘返。
  清嘉庆二年(1797),监司秦瀛在杭任职期间,见书院“廊庑倾欹,堂室渗漉”,因此提请巡抚长白玉出资修缮。这次维修工程量大,共花费了五百多万两白银,使“缺者完、蠹者坚、黝者垩、墝者甓”。
  整个工程从四月起,历时三月竣工。聘请前御史潘德园任院长。书院以名师主教的优势,重又吸引了无数学子,一时“十一郡之士翕集,弦诵之声倍盛”。秦瀛撰有《重修敷文书院记》。杭州籍监院候补教谕陆梦熊、桐乡籍冯俊倬主持工程。清道光十七年(1837),金华傅九龄捐修书院。清光绪五年(1879),浙江巡抚梅启照重建万松书院魁星阁,补植许多松树,意欲恢复“万株松树青山上,十里沙堤明月中”的景观。
  经前三次的大规模维修后,万松书院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又经嘉庆、道光两次修建后,更具名校风采。这一时期,清政府对万松书院的支持也是空前的。清雍正十一年(1733),万松书院被敕为省城书院,赐银一千两“以资膏火”。清乾隆十六年(1751)三月,高宗弘历初次巡临万松书院,赐“湖山萃秀”额,并增赐帑金一千两白银,并赐英武殿所刊《十三经》《二十二史》各一部。当时苏杭地区享有这一殊荣的仅有江宁钟山书院、苏州紫阳书院。此后,弘历六次下江南又六次巡临,对万松书院格外重视。
  盛极而衰,书院在道光年间第三次被毁,但史料记载不详。第三次重建在史书上有明确记载:清道光八年(1828),由巡抚刘韵珂、杭嘉湖兵备道、杭州知府、仁和知县、钱塘知县共同主持重建万松书院。重建工程历时三年有余,耗资一千三百六十余两白银,由省、市、县三级政府筹资,其中的一千两白银是巡抚刘韵珂从修文澜阁的款项中划拨过来的。此次重建,对书院圣殿、御书楼、御碑亭、文昌宫、奎星阁、讲堂、东西庑、肄业房等建筑都按原样进行整修、翻新。由石门县主簿沈皋、候补教谕章黼监工,青田县训导黄瑶墀作《重修敷文书院记》。
  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天国军攻克杭州城时,万松书院第四次被毁,当时与之齐名的“杭城四大书院”中的崇文、紫阳、诂经精舍三大书院也同时遭毁。是年十二月,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率军第二次攻克杭州。馒头山、凤凰山、万松岭都被当作战略高地争夺。在连续的炮击下,万松书院斋舍俱焚。同治三年(1864),太平军撤离杭州。第二年,书院暂借府学明伦堂及尊经阁开课。同治五年(1866)重建,由知州戈聿安主持,巡抚马新贻作《重建敷文书院记》。
  从万松书院到太和书院,又从太和书院到敷文书院,在这四百余年中,万松书院经历了四毁四建及十余次重大维修的历史变革,可算得上是多灾多难。然鼎盛时确实曾以齐备的祭田祭祀、完备的学规章程、丰厚的藏书成为明清时期杭州城中规模最大、历时最久、影响最广的文人会集之地,与当时的崇文书院、紫阳书院、诂经精舍并称为“杭城四大书院”,且位居其首。
  同时,万松书院愈加重视祭祀活动,且祭祀活动一直由孔氏嫡系子孙主持。每年举行春秋两季大祭,每月朔、望日也要拜谒先圣贤哲。祭田祭器经乡绅捐置及政府拨给后,也更充裕了。如监驿道黄炳捐置学田;雍正十一年(1733)程元章增置学田;乾隆年间添置大量圣殿礼器。书院的藏书在这一时期亦达到了最富,藏书逾万册。除沿用初期的教学宗旨和学规外,又增设了《孝廉月课章程——计开条议章程》,使书院的学规和章程更趋完备。书院设立严格的考课制度,额定官课、馆课每课的正取、次取及附取名额,以激励学生。至清末,按学生成绩优劣又分超等、特等、一等三个级次,按不同的等级给予不同的奖励。书院内部构架更趋完善,山长一般由官府委派或士绅公推德高望重的著名学者担任,如齐召南、金甡、潘德园等;聘请进士出身且立品勤学的名仕担任书院教授,如杨绳武、赵石函等;还聘请一些著名学者,如岳麓书院山长万年茂,以及金志章、阮芝生、厉鹗、戴熙等来书院访问讲学。各地学子纷纷慕名而来,“讲席造士甚众”,书院名盛一时,且培养了大批诸如袁枚、祝德麟这样优秀的学生。
  清统治者对于书院教育的态度虽然有所转变,但实际上,他们纳书院于官学的轨道,将自由讲学改成时文(八股文)训练,与官学一样,完全成了科举的附庸,已完全改变了书院传经讲学的初衷。万松书院也渐被官府操纵,经费由官府划拨,办学宗旨亦以科举仕进为目标,日渐与官学合流,肄业生员中考取功名的比例在杭州是最高的。
  清末,万松书院逐渐由盛转衰直至荒废。咸丰十一年(1861),万松书院毁于兵火。其后虽也有几次大规模修建,如同治、光绪的两次修建等,但终因清政府的日益衰落和杭州城市中心的不断北移而日渐衰败。
    【近代万松书院的衰败】
  近代以来,西方列强入侵中国,民族危机深重。清王朝一味妥协投降,与列强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割地赔款条约,使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维新人士认为中国积弱的原因在于教育不良、学术落后,书院的教育模式已经不再适应现实社会的需要,要救亡图存就必须改革教育。于是,废除旧的教育制度成为当时举国上下的一致要求。万松书院作为旧的教育体制中的典范,与所有的书院一样在这场变革中终结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清末,也曾有多位地方官重修万松书院,补植松树,恢复一些主体建筑,试图再现“康乾盛世”时的繁荣。但是,种种或自然或人为的因素,使万松书院形同虚设,终于逐渐荒废、倒圮。
  光绪年间,浙江巡抚叶赫崧骏、布政使刘树堂因杭城四大书院中只有万松书院(时为敷文书院)仍旧荒废,终觉遗憾,时时计划重建。但是,随着历史的变迁、杭州城市的转移,万松岭一带地僻人稀,在那里办学已有诸多不便,甚至“日用所需,动形窒碍”。再则,书院若要复建至原来的规模,非有一笔巨额资金不可。叶赫崧骏、刘树堂商议再三后,决定将书院迁至城内。在此之前,他们用了三年时间筹集迁徙资金。
  光绪十八年(1892),杭城乡绅、“八千卷楼”主人丁丙在葵巷物色到一处适宜办学的民居——沈宅。屋主沈氏从任地广东回杭州后定居于此。他自从唯一的儿子死后,因家中屋大人少而倍感孤寂,早有将此屋出售之意,但苦于位置偏僻,少有人问津。经丁丙的推荐,叶赫崧骏、刘树堂都认为沈宅虽位于城中静僻处,但正适宜“书院弦诵”,是理想的办学之地。于是,即以时价购入,并派丁丙督工改建,工程历时近半年。建成后,正值叶赫崧骏进京觐见皇上,遂请光绪帝赐名,称“敷文讲学之庐”,以区别万松岭上的敷文书院。
  敷文讲学之庐中间设讲堂,名为正谊,取康熙帝“正谊明道,养士求贤”之意。中楹供奉并祭祀孔子、四配、十二哲神位。右楹为名宦讲堂,其后为山长居舍。书院内设有四间学斋,分别名为“颜乐”“曾唯”“居仁”“由义”。另有藏书楼、游息轩、毓秀轩等建筑。敷文讲学之庐的规模虽不能与敷文书院相比,但其祭祀、讲学、藏书三大功能一应俱全,不仅花木掩映、环境幽雅,连吃住等生活细节都有妥贴安排。敷文讲学之庐规定住院额数为每期36人,学生可以自由参加会试。
  敷文书院则按旧样稍作修缮,四周建起围墙,派专人看管,作为供人凭吊的古迹加以保存。光绪二十四年(1898)五月二十二日,光绪帝颁发“改书院为学校”的圣旨,规定所有书院“一律改为兼习中学、西学之学校”。敷文讲学之庐停办。
    【现代万松书院的复兴】
  从1999年起,在杭州市原副市长马时雍等众多热心于杭州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社会各界人士的呼吁下,杭州市园林文物局对遗址进行了初步整修。再由杭州市政府多方筹资,依据史料记载和留存的遗迹,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在遗址上按明式旧制重建万松书院,并于2002年10月建成向游人开放。至此,沉寂了一个多世纪、几近荒圮的万松书院终又重现500年前的“名校”风采。重建后的万松书院,占地约6万平方米,是西湖周围唯一以书院文化为主体的文化公园。书院的主体建筑以清乾隆《南巡胜迹图》中的敷文书院为蓝本,以自然山体、林木、古藤、奇石为背景,采用中轴对称、纵深多进的院落形式,仿明式建筑形制,用粉墙、粟柱、黛瓦的素朴淡雅,使书院处处散发浓浓的书卷气息。院内建筑面积近2000平方米,主体建筑如品字形牌坊、仰圣门、毓粹门、明道堂、大成殿、“万世师表”平台等都集中在中轴线上,学斋、御碑亭等分列两侧,其他的亭台楼阁则依据自然山势,星罗点缀。书院内嘉花茂树,修篁奇石,交布其间,周围苍松掩映,小溪潺潺,遥可望雷峰夕照、宝石流霞,近可听松涛泉流、虫鸟和韵。2005年开办“万松书院相亲会”。万松书院以公益红娘的姿态,每周六上午为杭州人提供相亲平台,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成为越来越多的人喜爱的景点。
  2007年10月,在杭州市政府推出的“三评西湖十景”活动中,万松书院凭借浓郁的文化氛围、动人的梁祝爱情传说以及独具一格的亲和力,在专家、游客、市民的共同推荐下,从145处参选景点中脱颖而出,以“万松书缘”之名位列新西湖十景。从2008年起,万松书院一直致力于传统书院文化的继承和传播,希望通过各种文化体验活动的推广,让传统书院中“弃浮华、标真谛”的学风、“学、问、思、辨”的学习方式渐入听众心里,给现代人以启发。通过效仿古代入学仪式,再现启蒙教育过程,推出入泮礼与“四壁书声·经典诵读”活动。2009年10月开设“万松讲堂”,秉承了古代万松书院“务求真实”的办学宗旨,努力营造学术研讨氛围、讲学交流平台,经过五年来的潜心努力,吸引了来自国内外的众多国学大家前来开坛讲课,更有来自韩国的书院传统文化代表团前来取经,使万松书院再度成为传统国学文化的传播与交流基地。 
  2010年,“万松讲堂”荣获杭州生活品质“十大年度现象之社会学习蔚然成风”最具代表性年度区块称号。“对学问的敬仰,新学风的流变,使非学院式讲堂重新流行,现代语境下国学讲堂言辞凿凿,传统话语声威灼灼。读书知理,流芳清溢之地万世传奇;传道授业,书香松柏之处千古智慧”,这是政府和百姓给予万松书院的高度评价。
  万松书院的系列文化体验活动正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影响着生活在杭州的人们。周日到书院去听听名师的讲座,带着孩子去学学古礼,吸吸万松岭上天然氧吧的清新空气,已悄然成为一种时尚新生活。
  (作者为杭州市风景园林学会文艺专业委员会主任)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75633 位访客
版权所属:青岛市家史传记研究会 鲁ICP备09032976号 技术支持: 《老年生活报》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