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儿史话 >

儿童文学家饶远:以童话介入现实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6-12-05 11:38

儿童文学家饶远:以童话介入现实
2014-05-07 09:50 来源:南方日报  我有话说
  在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中,饶远是个多面手。他写诗,写散文,写故事,写剧本,写童话,都有成就。但,成就卓著的,还数童话。在当代,他是最早创作生态环保童话的一位作家。
  中国现当代童话,有深厚的文化意蕴和深远的美学意义。叶圣陶的《稻草人》,张天翼的《大林和小林》,严文井的《小溪流的歌》,洪汛涛的《神笔马良》,等等,显示着中国童话的肌理、脉络和气质、情韵。几十年间,饶远承扬这一传统,而又与时俱进。在20世纪后半叶现代化急速推进的过程中,他敏锐地发现了经济腾跃背后的人类生存危机和社会进步难题:当无数森林被砍伐、大小江河变浑浊、南北植被遭破坏、满天空气受污染,人类社会怎能持续发展?一代代新人怎能健康成长?现代文明又怎能完美体现?他由此致力于生态环保童话创作,以幻想的艺术手段呈现先进的生态观、世界观,用童话的艺术形象表现崭新的民族精神、时代精神。
  显然,饶远的生态环保童话创作,不仅仅开拓了中国童话的题材疆域,在这些作品中,新的思想观念,在一个个奇异、独特、美妙、清朗的童话境界中展示出来、体现出来,本身就是一种别有洞天的艺术创造。
  在中国童话发展中,饶远生态环保童话创作的意义无可替代。
  首先,通过诡谲、隽永的童话幻想,衍伸、透示先进世界观的意蕴、意义。人,居住在这个世界上,面对美丽、美好的大自然,必须精心爱护、悉心维护,才能建树安宁的生活,建设和谐的社会,建立强盛的国家。不片面地理解、强调“征服自然”“改造自然”,才可能辩证地、历史地、唯物地看待和对待世界上的一切。饶远的诸多作品都透示着这一思想。如人们常常提到的那篇《恐龙的呐喊》,历史与现实交汇交织、对比对应、映衬映照,使人们具体地感受到对于地球生物圈的损害已经达到了某种生态阈限;更令人们切实地感觉到,地球的生态和环境被一代人的浅见、无知所毁坏,又为新一代人的远识和大志所挽救。在恐龙的呐喊中,生命意识被提升到一个高度,生命意识和当代意识在作品中浑然一体。又如那篇《老树与孩子》,写那个在红土岗上长大的孩子,进了大学,又漂洋过海去留学。过了很多年,穿着西装又有了博士头衔的青年回到老树身边,把童年时一圈圈绿色的梦变成现实。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简洁而博大、单纯而丰富,在使新一代人意识到自己正肩负着拯救地球、援救人类的重任的同时,张扬的是中华民族“天人合一”理念的当代发展,铺陈的是历史前进中认识人与自然关联的观念变革。民族的传统文化与新的思想理念,在这些作品中以童话幻想的艺术方式表现出来,其实也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创新。
  其次,通过婉约、优美的童话意境,彰显、揭示生态道德伦理的内涵、内因。也就是说,饶远生态环保童话,并不只是在于呐喊改善生态、呼唤热爱自然,而在于深层地揭露人们破坏生态的内在原因:那是因贪得无厌、愚昧无知而来的极端利己主义和目光短浅。涉及到社会转型中人的灵魂、操守、情怀与自然界状态的或偶然或必然的联系;涉及到历史前行中高新科技迅猛发展与自然环境保护的或相辅或相悖的关连;涉及到文明历程中思想观念的急速变化与万物共荣的自然规律的或有形或无形的牵扯。作家也就由此把深邃的道德内涵包藏在奇丽、奇妙的童话意境之中。如《巨人的彩色童话》,写那个赤身裸体的少年,因母狮奶水的哺育、巨树奶泉的滋润长成硕大无比的巨人,但,他竟用大斧砍伐巨树,用树枝围困母狮,摧残自然,毁灭万物。作品中,自然氛围的美与巨树品行的美所构筑的童话意境的美,具有了一种超越题材的象征意蕴,从而赋予巨树、巨人以人世道德、人间伦理的丰厚内容。人性美丑的昭示和人生善恶的展示,显示出作家直面现实的智慧和勇气,显现出作家反映现实的犀利笔锋和批判精神。可以看到,饶远的生态环保童话,既借鉴了民族民间童话的表现手法,也汲取了西方大自然文学的艺术精粹,学东习西,广采博取。而他的创作又始终立足当下,贴近当下生活的现实,贴近当下儿童的心灵,也就始终是纯粹的中国气派,是纯真的原创品格。
  再次,通过活脱、独特的童话形象,表达、展示少年儿童实现中国梦的理想情怀、情思。饶远在他的生态环保童话中,写了马乔乔、庄帅帅、小飞兔、魔蛋四个童话少年形象,小读者自然格外喜欢。而这种童话内外的情意交流,正是饶远创作的成功。如今,只要一提到“马乔乔”,人们立刻就会想到生态保护,想到作家饶远。马乔乔,走进了广大读者的心灵,也走进了中国童话人物的天地。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75633 位访客
版权所属:青岛市家史传记研究会 鲁ICP备09032976号 技术支持: 《老年生活报》有限责任公司